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吴芳笑笑,“你怎么想是你的自由。”

  吴芳望着他。
  吴芳微笑着。
  吴芳温和地退让,“好吧,你就当她是骗子吧。”
  吴芳想了想,“这个事情当时轰动极了,没有不议论的。杀夫案啊,你想多刺激。但闲话一传多了就容易走样儿,有说她妈手持利刃在她爸身上捅了三十多刀的;还有说她妈用斧头把她爸剁成肉酱的;还有的别提了,说她妈趁她爸睡着时,割了他的喉咙的,还说血喷得满墙红艳艳之类的。反正,谣言都传疯了。出事儿的时候,我的朋友也在场,她亲眼目睹了全过程。她说那天一大早她眼皮就跳得不行,简直控制不住,心慌极了。她爸死了以后她在学校可出名了,大家都在背后指指戳戳的。事情过了很长时间以后,有一次说起这事儿,她说是她杀了她爸爸。”
  吴芳消失了
  吴芳消失了。
  吴芳笑了,“从你女朋友那儿学会明辨是非真伪了?”
  吴芳笑了,“你的经验倒挺与众不同的。”
  吴芳笑了,“你是阎王爷呀,说让人死就让人死。”
  吴芳笑了,好像就等着他提相亲这事儿似的,“我这次在杭州还相亲来着。那个人是博士后,是评论家。”
  吴芳笑了,她四下看了看,指了指前面的酒店,“去那儿吧,有咖啡厅。”
  吴芳笑了,想了想,“她前年就被提前释放了。”
  吴芳笑了。
  吴芳笑了。陈明亮的幽默感和他这个人很相近,有股勇往直前的劲头儿。
  吴芳笑了:“你呢?”
  吴芳笑了笑,“还不知道呢。”
  吴芳笑了笑,“这要看从哪个角度说了。”
  吴芳笑了笑。
  吴芳笑了一会儿,“……你干吗又回来找我?”
  吴芳笑了一下,点点头。
  吴芳笑了一下,没回答。
  吴芳笑笑,“本来就很简单啊。”她从茶叶筒里倒出一点儿茶叶,和茶杯摆在一起给陈明亮看,指着没冲泡的茶叶,“这是事实真相,”又指了指那杯茶,“这是我讲的故事。”
  吴芳笑笑,“对啊。她在监狱里呆着才舒服呢,监狱里有工厂,她以前是工厂的标兵模范,回去以后当了厂长呢。”
  吴芳笑笑,“刚才我是跟她用茶叶闹着玩儿的,你们可千万别当真啊。”
  吴芳笑笑,“你怎么想是你的自由。”
  吴芳笑笑,端起杯子喝水。陈明亮看着她喝水。
  吴芳笑笑。
  吴芳学着陈明亮刚刚叫服务员的样子伸了伸胳膊,“你以为人家是服务员?你一挥胳膊她就过来了?”
  吴芳扬手叫服务员过来,“买单。”
  吴芳要发作。
  吴芳也朝他看着,轻轻地“哎”了一声。
  吴芳也微微笑了笑。
  吴芳也笑得很愉快,“她只和有钱的男人打交道,那些男人都有钱得吓死人。开的车都是奔驰宝马,开口说话就是几百上千万,比你还要有钱,但和你一样有……啊,标准。你们成功的男人都很有标准。”
  吴芳一时没反应过来,“嗯?”
  吴芳一下子把手收回来,双臂交叉抱在胸前。
  吴芳一言不发,也没有表情。
  吴芳一只手捂着眼睛,另一只手伸出来,“还给我。”
  吴芳意味深长地笑笑,看了一眼手表。
  吴芳应了一声,随便夹了一口青菜吃起来。
  吴芳用力关上车门,把陈明亮的手臂和钱拒之门外。
  吴芳用力甩臂,想挣脱他,“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聊啊?”
  吴芳用力一甩,把他的手甩掉。她的手臂扬起来时,在陈明亮的脖颈处划了一下。
  吴芳又夹了一根青菜。
  吴芳原本端正地坐着,听了陈明亮的话,连表情也更加端庄起来。
  吴芳在电话里沉默着。
  吴芳在讲朋友的故事。
  吴芳在脑子里思忖着金子的物理性质,金子是很沉的金属,给人压迫感。这个男人也给人压迫感。
  吴芳早就发现,相亲的美妙之处在于:能遇到很多意外。
  吴芳这才淡淡地接了一句:“是我高中同学。”
  吴芳指了指桌上的茶杯,“我要了绿茶。”
  吴芳重新打开包,动作性很强地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五十块钱,“啪”地搡到陈明亮的怀里。
  吴芳转过身时,他把手里的烟扔掉,掉头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吴芳追了上去。
  吴芳转身刚要走,被陈明亮一把又拉了回来。
  吴芳转身走了。她的手指还有些激动,那上面残存着暴力的味道。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炫乐彩票注册 » 吴芳笑笑,“你怎么想是你的自由。”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

经典语录一起读书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