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放下枪!”我叫道。

  “放屁,放屁!”天才急了,“我天才做生意,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谁敢说我卖的枪贵!”
  “放轻松,别害怕,我是你的朋友。我们不是政府军!我们找‘丛林之子’,是他让我们来的!”队长安抚小男孩说。
  “放下枪!”我叫道。
  “放心吧!”她倒是很爽快。
  “放心吧,屠夫会让他们精神百倍的。”狼人扛着M249从旁边跟上前进的队伍。
  “放心吧,我可不是新手了。我可是从死神手里逃出来的亡魂!”我给他鼓气。
  “放心吧,有我们呢,我们队长会想办法的!”我安慰她。
  “废话!我在台湾生活了四年,当然会说中国话。”Redback一脸我傻傻的表情,用汉语回答我。
  “扶南政府有难处!不过管他呢?给钱就行!”底火从边上接过话说。
  “该死!你们怎么会跑到那里的,没看到给你们留的标记吗?你们怎么从洞口冲出来的?有埋伏的!”队长在无线电中埋怨道。
  “该坦克采用多路传输技术和数字式数据总线技术,不仅可以简化车内电线安装,而且可以在各设备之间交换数据,甚至在部分设备出现故障或损坏时,自动地重新组合使用。该坦克还采用自动管理系统,能将信息传给其他车辆,或从其他车辆接收信息。这种实时行动能力是同步作战能力的标志,也是装甲部队战术C3I系统的组成部分。下面我们来讲M1A2及排生系列……”杰森在上面不停地讲,而我在下面听,只是我觉得,佣兵有可能开坦克打仗吗?1999年6月30日
  “敢抢就不怕,一般是屠夫干这个活。到现在也没见谁来报复。这是去基地的!”队长率先在前面开路。
  “感觉,只是感觉!要相信你的感觉!”屠夫拍了拍我的肩膀又向前走去。
  “感觉像被火车从脸上轧过去一样好!”我捂着脸,靠墙坐好。
  “感觉像堆屎!不过死不了!”我趴在床上,摸着手里的枪,“我的刀呢?”
  “感谢上帝,感谢天才!”我一边念叨一边又揭开快慢机的伤口,掏出清洁水把伤口清洗了一下,“别动!别动!”我一边死死地摁住快慢机的脸,一边快速地用镊子挑出几颗小石头渣子。
  “干得不错!”队长高兴地拍了天才一下,差点儿没把他拍趴下。
  “干得不错!看来你的火气不小啊,处男就是活力十足!扳机你可是虚了。”小猫跑过来,一边数着钞票一边用她性感的上半身在我的后背上来回蹭了几下。
  “干得好!”而士兵们则没有人哭泣,大家只是击击掌,碰碰拳头,以示庆祝。
  “干得好!刺客!”队长一把搂住刺客拍着他的头说,“大家注意,虽然下了药,可是人数太多,药效有限,先从兵营下手,屠夫、刑天、刺客、狼人,你们四个解决兵营中的人,要绝对地安静。恶魔和我把风。大家下去准备吧!”
  “干得好,刑天!”“厉害,刑天!”“哇——噢!Cool!”不知什么时候大家都围在了我的身边。
  “干掉他!……”
  “干嘛?”我叫了起来。
  “干他妈的!”拨了拨头上的树枝,向树上看了一眼快慢机,只见他仍旧镇定自若地把刚才发射火箭弹的家伙干掉,然后看了我一眼。“很安全?嗯?”说完又举枪瞄准。
  “刚才谢谢你发现了我!”我对Redback说道,“战况如何?我们有伤亡吗?”我想在我体力不支前尽量地了解刚才我错过的事情。
  “刚开始见布朗第一面,他一点都不像60岁的老人,可是现在我看他都有160岁了!”准星对着队长说。
  “刚死的,血还是热的,他就在周围!”高个子很肯定地说。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炫乐彩票注册 » “放下枪!”我叫道。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

经典语录一起读书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