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不过被女佣兵喜欢可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啊!

  “当然,血勇士,上世纪70年代最负盛名的佣兵,几乎在所有的战场上都能见到他,那时候佣军薪水少得可怜,打一仗才几千美金,不过听说他赚了数百万家财啊!你想想他打过多少仗?而且能活下来,每次打仗都被敌人和战友的鲜血染红,所以才叫他血勇士。”我认识屠夫以来,这是他第一次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当然不!”我赶紧否认,不能让人认为咱们太急色嘛。
  “当然不!我只是说我有信仰,但不代表我很虔诚,我可不是《圣经》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只是我相信善良和美好,爱你的兄弟会让自己觉得美好的。信仰对我来说只是一种精神寄托,能让你在战斗时轻装上阵,没有思想包袱。”队长介绍了他的信仰观。
  “当然不是!只是我们可不像您一样悠闲,我们要努力工作才能混口饭吃。泰罗夫人。”队长很绅士地握住她伸出的手,轻轻地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近看这位泰罗夫人,她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大美人,虽然现在已年近四旬但风韵犹存,身高约175公分,白晰的皮肤,细圆脸,杏核眼,灰眼眸,高鼻梁,性感的厚嘴唇擦着淡紫色的唇彩。
  “当然不是,我们遇到了拦截,飞机被打下来了,他们追在后面跟了我们一天,但我们过了国境,他们也拿我没办法。直到我们进入东坞深处,他们才退走。中国的军人很厉害,可惜他们的装备还不够先进,要不我们也不会活着了。”巴克耸耸肩,那样子似乎是感到惋惜。
  “当然来得及,只要你刷卡。”天才指了指边上的刷卡器。
  “当然了!你不是很有钱吗?”Redback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好像指责我为富不仁似的。
  “当然了!我们带你来这里可不是光为了嫖妓的,如果只是为了这个,我们刚才在路边叫几个就成了,还用得着费这事?队长给夫人钱是因为有时候我们需要她的人际关系,而且康哥拉的生意是她从中搭的桥,那些钻石是给情报掮客的劳务。我们的钻石也不能直接拿到街上去卖,现在对血腥钻石查得很严,我们手里的钻石要在她这里加工后才能卖!这里可是欧洲最大的情报集散地。几乎所有的军火商、情报中间人和黑手党的线人都在这里出没。那个汉克,全名叫汉克·里维斯,是北国黑手党在欧洲的代表,如果你认识了他,在北国你要什么有什么,连核弹都买得到!而那个家伙……”牛仔指着一个刚进来的干瘦男人,“他叫亨利·戴克,外号叫牙签,别看他那副一拳就能被打死的瘪样,如果你得罪了他,就别想在英伦三岛边上晃悠了!现在天色还早,各方厉害的角色都还没有出现。这里夜夜笙歌,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留下来长长见识。”
  “当然了!我怎么会忘了您呢?”队长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尼绒袋,从里面倒出十数颗成色和分量都上成的原钻给夫人看了看。我知道那是队长专门留下的,原来是干这个用的。
  “当然了,不过被女佣兵喜欢可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啊!”一群人哄笑起来。中间的美女使劲儿地踢了一脚边上笑得正欢的狼人,看来她是喜欢这只野兽了。
  “当然了,那次死了不少,挂掉我们9个,重伤15个!不过我们最少挂掉他们120多个,重伤少说也有400多。”快刀苦笑着说道,“狼群也会死人的,毕竟这是战场!不过死的都是新兵,现在我们新人招收得越来越少了,你是今年惟一的一个。毕竟谁都不愿看到一个小孩子死在自己怀里。”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
  “当然了,你以为是哪里?”公子哥笑了笑问道。
  “当然了。这可是被称为黑珍珠的好东西啊!”Redback在边上接口了,“鱼子酱最珍贵的一点,以及鱼子酱加工和运送之所以这样困难、这样花钱,就全在于这鱼卵送入口中时,必须是粒粒完整无损的。只有这时,在你用舌头和上颚压碎鱼卵的这一刻,你才能领会到:费了这么多手脚,原来全是为了这小小鱼卵中美味爆涌而出的感觉。鱼卵若是先被餐刀压破了,含了一嘴鱼子酱的高潮快感,就提早由吐司享受,而轮不到你的舌头了。所以,一定要用汤匙。你一拿餐刀就错了!”
  “当时,正是我们艾兰登军队节节失利的时候,那个男人加入了我们。他也是个艾兰登人,一头金发长着一张媲美阿波罗的俊美脸庞。他十分博学而且枪法、战术无一不精,两年多的时间里在他的建议下我们连打了好几个胜仗,当时他成了我们军中的明星,所有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我也爱上了他。但当时我太小了,我打定主意,长大后一定要嫁给他。就当我正在为自己的未来做着美梦的时候,我的白马王子和我的父母一起去参加一次各地抵抗组织的聚会,我父母想把他介绍给其他高层首领人物,但他再也没有回来……”Redback脸上并没有什么伤感的表情,只是话声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我母亲背着我父亲回来的,父亲身中三枪已经奄奄一息了,但是他一直挣扎着想说什么,直到死也没有闭上眼。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心中的白马王子其实是萨安国政府的间谍,他在这里潜伏两年就是为了这一天,在他的通风报信下,大量的军警包围了集会地点,很多组织的高层首领都被伏击而亡,父亲身中三枪,有两枪都是他打的,所以才死不瞑目。后来,因为是父母亲引见的他,所以母亲被逐出了抵抗军,因为无处可去又受到萨安人的追捕,不小心中雷而死。最后,我连我母亲的全尸都没见到……”说到这里Redback的声音也没有任何激动的表现,好像她说的是别人家的事似的。
  “当时怎么没打死你小子!人太多眼有点花,失误啊!”快慢机在边上幽幽地说。
  “当院长啊,那她倒是挺厉害的!不过现在艾兰登不是已经和平了吗?听说都快缴枪了。”我有点关心地问。
  “得到机会,要好好把握,不能像流氓打架一样。战场上要的是一击制敌。”屠夫揉着脸说。
  “得了,先别说了,要开拔了,那个以后再说,以后再说!”我赶紧跑了。好家伙!我再也不敢说自己没有信仰了。
  “得了得了,说真的,五一去滕冲玩吧,看看火山地热。” 狼群(1) 浴血重生
  “灯!”洞里布朗的叫声惊醒了沉思中的人,大家伙赶紧进洞,打开了紧急应急灯。洞挺大,但一眼就能看到四壁,布朗正在黑黑的洞壁上摸索什么,杰克接过灯光给布朗照上,布朗似乎扳动了什么一下,洞内一震,左手边上的一大块石壁倒了下来,露出了一扇门,吓了所有人一跳。 第六章 血的代价(1) 作者 : 刺血
  “等等,从埃及?不会吧,带出来的是中国人吗?估计还没有埃及的时候就有我们中国人了,不要再说了,我相信万法自然是不会错的。”我强硬地说道。侍者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地走开了。
  “等过两天回到法国,我带你去吃真正的中国菜。”我笑道,中国人都知道到了外国想吃中国菜要到唐人街去,而且要申明自己是中国人,才能吃到正宗的中国菜,不然吃到的就是糖水兑味精。
  “等你这句话半天了!”屠夫接口道。
  “等你这句话好久了!”屠夫提着机枪跑进了小巷,和我一起向前跑了不远找了个位置架好枪,大熊这时候才退入小巷,头也不回地向我们跑了过来。
  “等一下,巴克,我不想用M16,它的故障率太高了!能换一把吗?”我瞄了一眼地上的M16。
  “敌军靠近,敌军靠近,40米,30米,20米,15米……”刺客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来,像即将燃尽的导火索一样预示着战局的一触即发。
  “敌军搜索队!80人的小队,山下500米,V字队形,6条皮带(通用机枪),4个烟囱(火箭炮类)。”无线电中传来先锋的声音。
  “敌袭,敌袭!”我在无线电中拼命地大叫道。
  “第一次?”我轻轻地问道。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炫乐彩票注册 » 不过被女佣兵喜欢可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啊!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

经典语录一起读书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