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承州地处北地,本就气候干燥

  承香想了想,道:“那日老太太不是进宫来——只可惜四太太没来,不然也有个商量。”
  承州地处北地,本就气候干燥,连着下了三天的雨,着实罕异。那雨只是如细针,如牛毛,落地无声,风吹起窗帘,也吹入清凉的水气。窗前本来有几株极高大的槐树,开了满树的槐花,风雨狼藉里一嘟噜一嘟噜的白花,淡薄的一点香气夹在雨气里透进来,清冽冷香。
  承州全城戒严加上举城治丧,倒真有几分人心惶惶的样子。他们住在旅馆里,除了吃饭,并不下楼,尹静琬闷不过,便和明香在屋子里玩牌。那慕容沣果然行事决断毅然,数日内便调齐重兵压境,逼得颖军不敢轻举妄动,双方僵持数日,局势倒真的慢慢平静下来。
  城门缓慢而沉重地发出轧轧的声音,独轮车吱呀吱呀地从他们汽车旁推过去了,那小女孩远远回头冲着她笑。太阳也已经升起来了,透过挡风玻璃照在他脸上,秋天里的日头,淡薄得若有若无,经过玻璃那么一滤,更只余了一抹暖意。他睡着时总有点稚气,嘴角弯弯地上扬,像小孩子梦见了糖。她有点不忍心,轻轻叫了他一声:“沛林。”见他不应又叫了一声,他才“嗯”了一声,含糊地咕哝道:“叫他们先等一等。”
  程家虽然是新式的家庭,所有的少爷小姐全都是在国外长大,可是因为程氏主母去世得早,这位长嫂主持家务,所以几位弟妹都十分尊敬她。谨之与惜之皆站了起来,见大少奶奶进来,都笑着叫了声:“大姐。”
  程家在乌池置有产业,就在乌池的爱达路,前后都有大片的花园,以程氏先人的字命名为“稚园”,因为乌池冬季温暖,所以每至深秋初冬,程家便至乌池的稚园避寒。花园掩映着数幢西式的房子,其中有一幢精巧的西班牙式建筑,就是程家两位小姐日常在乌池所居。
  程家最小的一位小姐程惜之才十五岁,正是贪玩的年纪。她蹑手蹑脚走到姐姐谨之的房间里来,见谨之坐在法式的沙发榻上听外国广播,几本英文杂志抛在一旁,于是问:“阿姊怎么还不换衣服啊?”谨之没提防,被她吓了一跳:“你这小东西,走路和猫儿似的。”惜之笑嘻嘻地道:“因为你在出神,才被我吓了一跳,难道你是在想着……”谨之不容她说下去,就伸手去捏她的脸颊:“你回国不过半个月,就将国人的恶习学到了。”惜之道:“我都没说完,是你自己对号入座。”谨之微微一笑:“我也没说什么恶习,你难道不是自己对号入座?”惜之扮了个鬼脸,正欲说话,只听佣人说:“大少奶奶来了。”
  程谨之本来已经走至门边,忽又转过脸来说:“我知道,连你也认为我是多此一举——可老实讲,我实在不放心,尹小姐,哪怕如今你和他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仍旧不放心。所以,你非走不可,请你放心,我没有任何想要伤害你的企图,我只是想做出对大家都有好处的安排。”
  程谨之道:“明天会有人来接你。我的四哥正好回美国,我托他顺路照顾你。”她娉娉婷婷起立:“尹小姐,一路顺风。”
  程谨之听到前面堂会散了,宾客渐去,喧哗的声音渐渐地静下去。而画堂之上一对红烛,也已经燃去了大半,正在隐约疑惑时,一名女仆走来,满脸堆笑地说:“前面的何秘书叫我来告诉夫人,六少临时有紧急的军务要处理,所以会晚一点进来。”
  程谨之微笑道:“即使我不来,他头一个疑心的依然是我,我何必怕担那个虚名。”说完将脸微微一扬,她身后的使女默不做声上前一步,将手袋里的东西一样样取出来:“通行派司、护照、签证、船票……”程谨之的声音略带南方口音,格外温婉动人:“我听说当时沛林给你三十万,所以我依旧给你预备了三十万。”
  程谨之微一颔首:“他去阡廊了。三四天之内回不来。关于未来的打算,尹小姐想必早就已经拿定了主意,我十分乐意助尹小姐一臂之力。”
  程谨之笑道:“谢谢你的吉言。”
  程谨之心里疑惑,过了一会儿,很多的客人都到了,虽然有四太太帮着招呼,但她是正经的女主人,自然得要出面。程允之看她周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炫乐彩票注册 »  承州地处北地,本就气候干燥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

经典语录一起读书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