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麻烦你让开,我真的要回家了。你听见……”

有人会把她列入美女的行列。然而张梦如毕竟不是演员明星,她只是这家外资企业的业务经理而已,这或许就是她一直嫁不出去的原因。
张梦如就是秀秀的顶头上司、眼前这个西服女人的名字,别看名字取得极富诗意,为人却一点也不诗意,简直是又刻薄又严厉又无情,下属们私底下都喊她“太后”。
说起来,秀秀也够倒霉,好不容易考进一家外企,偏偏碰上一个小说里才有的老处女变态上司,还不知怎的就是看她不顺眼,三天两头找茬训她。就拿迟到来说吧,没错,迟到是她不对,可是该扣奖金该罚款自有会计部月底结算,犯得着把她叫进办公室炮轰吗?

杨光却不说话,一味地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她。
“麻烦你让开,我真的要回家了。你听见……”
“你最近遇上什么怪事了没?”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秀秀愣了足足三秒钟才呆呆地问:“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不……不干净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秀秀表示狐疑。
“你忘了我是学什么的?工艺美术史是每一个美院学生的必修课。你看看这扇子的扇面和扇骨,以及印泥的成色,不是明朝的才怪!”说到这里,杨光忽然皱起眉,喃喃地说,“奇怪奇怪……”
秀秀忍不住问:“怎么了?”
“这扇子至少已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也就是说,你和那个鬼的前生是在很久前,可是他为什么到现在才来找你……难道……不可能啊……”
“难道什么?不可能什么?”秀秀心急得就像小猫在抓,“你有话就说!”
杨光却一摆手说:“让我想想……”他略微沉吟了片刻,终于解释说:“你也许不知道,人死后是不会立刻就去投胎的,必须得等到有适合的机缘。但是……”他加重语气强调道,“绝对不会等上这好几百年之久!”

“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倍加珍惜缘分才是,也不必饮恨终身了。”
“是呀,惜缘……缘分这东西,何其珍贵,何其需要珍惜。”秀秀转头看向杨光,扬唇而笑。
窗外,初晨的阳光穿透迷雾射来,把这两个携手走过生死的年轻男女笼罩在了一起。那个梦结束了,另外一个梦,即将开始……
古扇考证

“两百万。”
许云峰牙一咬,再次举手。
白衣女子紧追不放。
周围起了小小骚动,现在场里只有他们两个还在出价。绿色叶子后面,那穿着白色旗袍的女子似乎还很年轻。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小姐,有大把的空闲和金钱,选择来拍卖场打发时间。
价格已经接近许云峰心里的顶点,渐渐感觉力不足。
女子却是毫不犹豫地再次举手。
“二百五十万!”
许云峰终于放弃。那边,白衣女子也心满意足地站了起来。
她才二十出头,白底撒花的旗袍,乌发盘成髻,更衬得肌肤雪白,一张鹅蛋脸甚是好看。尤其是一双褐色的眼睛,盈盈一汪水似的,却有犀利精光乍现。她看到许云峰,转身姗姗地走了过来,一阵清幽的暗香也随之飘了过来,让人心里一阵悸动。
“许先生?”她的声音柔柔的,非常动听。
许云峰很惊讶:“我们认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炫乐彩票注册 » “麻烦你让开,我真的要回家了。你听见……”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

经典语录一起读书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