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佟九儿说:“我叫你去学猎、悟

  佟九儿说:“我叫你去学猎、悟猎,这只是第一步,最重要的目的是领悟人,是怎样猎‘人’。唉呀!你这颗猪脑袋就是不开窍,如果我爸领悟到‘猎取人’的那一步,就不会只在韩边外那里做个小头目,也不会拉个小绺子,更不会失算死在博银海手上!算了,不说了。”
  佟九儿说:“我是佟九儿。”

  佟九儿想一想隐约猜出了谢布丁心里的男人是谁,就笑了,佟九儿问:“妹子你真恨董平安?”
  佟九儿笑了笑,说:“这不是毒药是迷药,吃了就睡觉。我的兄弟救回来就算了,绝不杀人。”
  佟九儿笑吟吟在旁瞧着,佟九儿都吃惊于张知渔的酒量。
  佟九儿心里忽悠就颤了,但佟九儿认为张知渔耍倔脾气当不得真。
  佟九儿心想,可怜的林虎子,这门亲事泡鸡汤了。
  佟九儿眼睛湿润了,转身回屯……
  佟九儿摇着头说:“你呀!快当爸了还孩子气。”
  佟九儿也恼了。佟九儿和张知渔睡一个炕头上三年了,这是头一次吵嘴。佟九儿说:“你嘴里干净些,你做了王八吗?我告诉你!你别忘了,姓张的,你是倒插门,生一百个儿子都姓佟,一个都不姓张!你是穿着一身破烂进的佟家湾,没我你早困死在老林里了,有狗命逃出来最多是个要饭花子,你还想养女人生儿子,做梦去吧!”
  佟九儿也笑了,说:“能壮阳,本来想留着给你娶小老婆时用的,没别的东西了就送给纪老头子吧,纪老头子曾是韩边外的手下,准知道青玉酒壶的用处,他准喜欢,就差二当家张宝志的礼物比较难办。”
  佟九儿一递眼色,苟小耳就挑了一指甲药粉放在碗里,加上水望着张大师傅傻笑。张大师傅看着苟小耳越笑他越怕,怕着怕着张大师傅就把嘴张开了。苟小耳就把水倒到张大师傅嘴里了,倒进一半儿,佟九儿说:“行了,这一半你喝。”
  佟九儿一笑,佟九儿说:“你的种子发芽了。”
  佟九儿一笑说:“那就憋着。”
  佟九儿一字一句地说:“一根草也不能从佟家湾带走,把短裤给我脱了光着走。”
  佟九儿忧愁,就问整日看护佟占山的乌大脚:“这个小杂种是不是像你小时候那样是个傻瓜,长大了也不精细,是个一条道跑到黑的蠢东西?”
  佟九儿有点不放心,说:“真的?我连婆婆都没有,我问过乌大嫂,乌大嫂说不怕,到时候瓜熟蒂落,一使劲儿就出来了,可没你说得这么可怕。”
  佟九儿又告诉张知渔对负谢达山计划已经差不多了。两个人一路谈着回到佟家湾,喝了药酒的苟小耳就去呼呼大睡了。
  佟九儿又冒火,就骂:“谁稀罕你这个杂种姓佟。”佟九儿突然放声大哭。
  佟九儿又说:“你把这包药兑到酒里让磨盘岭的人喝下去,你就救了两个人的命了,而且还有这300块龙洋可拿。你不是恋着抚松的小寡妇四喜吗,有了龙洋就可以把四喜娶回山东老家了,再买些地就是财主,你做不做?”
  佟九儿又问:“妹子还恨着谢达山?”
  佟九儿又问:“那已经发胖了可怎么办?”
  佟九儿又问:“你愿意为我救两个好人吗?”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炫乐彩票注册 »   佟九儿说:“我叫你去学猎、悟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

经典语录一起读书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