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在院子里小跑了几步,其他的狗

  林虎子自从听说谢布丁做了媳妇却没了婆家又回了娘家,就开始往谢家屯跑。林虎子突然看到站在院子里憔悴成枯叶的谢布丁。林虎子说:“妹子,我等你很久了,我问妹子一句话。”
  林虎子自言自语地说:“真没想到,小小李福贵差点儿得去了佟家湾。柳一夫要真杀了外当家,内当家就得和柳一夫拼命,就算不拼命柳一夫也是非占佟家湾不可,咱大伙儿就都完了。”
  林虎子坐起来,像主人一样坐在炕中间,坐好了就拿眼珠盯着徐面瓜。
  林中的鸟喳喳地叫着飞了。张知渔和熊连丰又开始找寻雪狐。
  临江这一区域的内容丰富了,外来人多了,
  路小妹说:“我想叫,可在那一家我一叫就挨打、挨骂,说我骚像只猫,我也怕你打,就不敢叫。”
  路小妹说:“我只要你一个人,我想怎么疼你就怎么疼你。行吗?”
  路小妹突然抬头瞅着林虎子说:“我在刘大爷院子里只打水干活儿,没接过客。内当家说你是好人,叫我跟着你,你也不要我吗?”
  路小妹唔了一声,就把林虎子抱住了,挣扎开嘴说:“我天天洗澡,就等你回来,给了你我就踏实了……”
  路小妹一步挡在门口跪下了,说:“大哥你收下我吧,我什么都能干。”
  路小妹又低下头往下砸泪。
  路小妹站起来,从缸里舀了水弯下腰用小手一把一把地把水往地上洒,泪水也往地上洒。
  马车载着张知渔连夜出了桦甸地界住到了客店里。张知渔突的保护神,风雪就是身边的哼哈二将,在帮助青毛闪电反击这些猎人。有的猎手发觉了近在身边的青毛闪电,没有狩猎经验的枪手们狂乱开枪却打死了不少同伴,才惊醒过来用枪杆招呼青毛闪电。
  青毛闪电爬上一个小草坡,突然跃起窜进了草沟。何铁牛和张知渔赶过去,在朦胧中只看见草坡上的草在摇晃,青毛闪电却没了踪影。
  青毛闪电前腿向堂屋地上一落,后腿跟着落地再一蹬,嗖!就扑向张知渔。同时曹老九媳妇的尸体也砸空了。
  青毛闪电却跳到爬犁上稳稳当当地坐着看着。何铁牛和张知渔汇合在一处,何铁牛喊:“乌大脚!靠过来,先用狗拼!”
  青毛闪电身体一抖,抬头望着张知渔。张知渔顺手夺过熊小彪媳妇手里的冻鸡,甩手抛了上去。青毛闪电扬头张嘴接住,从厢房上跳下来吃鸡去了,并对张知渔摇了下尾巴。
  青毛闪电耸动几下背毛,伸个懒腰,在院子里小跑了几步,其他的狗都悄悄离青毛闪电远了。青毛闪电独自在院里的一
  三个宝贝光点头。
  三个宝贝同时啊了声,说:“是他!他在桦甸?”
  三个宝贝偷偷抬头瞅张知渔的耳朵,头发太长给挡住就没瞅见。
  三个宝贝醒了,洗把脸吃了饭,才听常家轩说大哥早回来了。三个宝贝就齐齐去见张知渔。她们看见张知渔和李福贵、丁铜皮坐在河堤的一块大青石上说话。三个宝贝和张知渔打过招呼就要求张知渔救命!
  三个宝贝也都听到声音过来了。木铁驴轮个儿看看说:“我顶不了了,不过外当家张三爷大概可以。妈的!张三爷在大金沟两年
  山风呼呼从两面雪坡上跑下来,翻腾起浓雾般的雪粉,弥弥漫漫整得众人撑不起眼皮,吸得满肚子都是凉风。在风雪中群狗伏低了身躯。强壮的大群壮狗刚刚爬上雪坡,就扬起一片犬吠,个个背毛直立。雪坡上居然坐卧着大片的狼,而且都是凶猛的壮狼。群狗的叫声一扬起,青毛闪电苍老悠长响亮的长嚎,在猎狗的狂吠声中冲上云霄。六七十只养好气力的壮狼一起扑了下来,刹那间,就扑倒了三四十条喘着粗气的壮狗。
  山里24个屯的猎狼计划就开始了。
  山坡林子里传来了青毛闪电的嚎叫,好像在说,咱俩就等着分个高下吧!随着张知渔的大哭大喊和青毛闪电的长嚎,其他四个汉子哭着背抱着各自亲人的尸体过来了。
  少年带着猎狗又跑回来,问:“姥爷,你干吗放了狼?狼是吃人的野兽。”
  少年低头看着老人,一脸迷惑,少年真的不懂。老人拍拍雪地,少年靠在老人腿边坐下,老人说:“我的爷爷叫张知渔,他的本事很大,在我爷爷从山东闯到长白山区这一片的那个时候,这周围都是原始老林,都是老荒原。这里没几个人,这里的主人是狼。就在这片大雪坡上,曾经发生过一次人狼大战。人和狼和猎犬的尸体铺满了前面的那条大雪沟……”
  少年喊:“姥爷,快打呀!它真凶!”
  少年喊:“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这些破道理。”
  少年说:“噢!你在说故事吗?姥爷!”
  少年虽这样说,但还是停下来想召唤猎狗往老人身边来。猎狗却在不远处摇下尾巴,有所发现似的,悄悄向灌木丛深处潜去。
  少年抬腿蹚着雪向灌木丛跑去。老人叹了口气,也加快了脚步。猎狗的叫声更加急促了,汪汪叫着跳跃,似在扑咬一只青色的动物。接着少年的声音也喊起来,“姥爷!捕兽夹捉了一条小狼狗。”
  少年跳了一跳,往灌木丛深处看,喊:“好像又夹到破兔子了。”
  少年问:“它不是小狼狗?姥爷,那它是什么?”
  少年远远地停下,回头喊:“你又叫我小狼崽,我可要生气了。我说过几遍了,我还没捉到红毛野鸡呢,我要整到野鸡羽毛有大用。”
  剩下的37个带伤的猎人,望着各自的同乡个个眼中的泪水都往外冲。
  剩下的猎狗逃得更急了。正逃之际,独耳狼从乱石中一窜而出,一扑扑在猎狗背上。猎狗回头就在独耳狼腰部咬了一口,独耳狼只在猎狗前腿部撕开条口子。一狼一犬正斗得不分上下,枪就响了,不知是谁开的枪,却一枪打中了猎狗。猎狗蹿起来摔倒向后扭头看,似乎想看看谁打死了自己,又似乎想看一眼主人。
  十几天之后的深夜,青毛闪电的叫声在佟家湾外响起,吵醒了佟九儿,佟九儿就听了半夜狼嚎。
  十几条山东汉子都摇头。
  十几条山东汉子又摇头。
  事情挺古怪,佟九儿想,张知渔怎么可能拽上乌大脚一起走,一条道儿跑到黑的乌大脚耳根可硬,张知渔挺有法子的!可是这两个人能上哪儿去呢?佟九儿回到厅堂,独自吃了饭就回房睡了。这些日子佟九儿越来越觉困倦,常常想睡。
  手下四个护卫扑上去抓吉家庆和王二牛。吉家庆挥拳打倒一个护卫,吉家庆就和林虎子一样鼻青脸肿了。王二牛年纪大些却腿脚利索。打倒一个护卫掉头向外跑,但叫木铁驴一脚踹翻了,同时谢达山举起瞄向王二牛的枪也放在了桌上。
  守窗的猎人突然叫:“快看!狼越木杖子了!”
  守窗的猎人又喊:“青狼王跳进来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炫乐彩票注册 » 在院子里小跑了几步,其他的狗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

经典语录一起读书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