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那么为什么要希望复活呢?”

  “不要扑上去呀!停止!……哈啊啊啊!!”
  “不要杀它吧!”看台上一个好心的人叫喊了,于是,这句话仿佛反映了全体观众的思想似的,一阵喊声震动了斗牛场,几千块手帕在看台上摇动,仿佛是一群群的白鸽。“不要杀它吧!”在这一瞬间,人们被莫名其妙的情爱触动了心,厌恶了自己的娱乐,仇恨起衣服五颜六色、英雄勇敢得毫无好处的斗牛士,反而赞赏起牲畜的勇猛来了,大家都感觉到自己还比不上它,意识到在这么上万个有理性的人里边,只有这一只可怜的牲畜表现了高尚和爱。
  “不要像一个小孩子似的,”她说。何必想望那已经不再可能的事情呢?何必想到我呢?……您有您的妻子,据我所知道的,她又美丽又纯朴,是一个好伴侣。而且,如果您不爱她,也还有别的女人。想一想吧,在塞维利亚,那些披着披肩、头上戴花的女人里边,那些过去我觉得非常满意的女人里边,有很多女人会把让加拉尔陀爱上当作极大的幸福呢。我的爱已经完结了。使您痛苦的是您一向成功惯了的名人的自豪感受到了伤害;但是事实是这样;我的爱已经完结了;您是我的朋友,如此而已。我可是不同的。我老是感到厌倦,永远不走已经走过的路。幻梦在我的身上维持不长久,而且一过去就一点痕迹也不留。我是一个可怜的女人;相信我吧。”
  “不要再问我那天晚上和次日的情形。我仿佛活在迷乱之中,不能理解所发生的一切。整个上午,吉姆船长四处巡游,我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想我的小姑娘。我想着最后见到她时的样子:她依在门口,微风拍打着她身上披挂着的粉红色衣衫;她的眼睛幽深不可读;‘我的朋友’紧握在她的胸口–再也见不到她了吗?再也听不到她男孩般朗朗的笑声了吗?再也看不到她眼中嬉闹的神情了吗?再也感觉不到她甜美的女性的存在了吗?再也–再也?
  “不要这样伤心,加拉尔陀。我对于您做的是一件大好事……难道您到如今还不够了解我吗?您对于我的个性难道还没有容忍够吗?……如果我是一个男人,我是会丢开像我这样的女人的。哪一个男人爱上了我,简直就是谋杀自己。”
  “不要走……来吧,来吧!”
  “不用了,谢谢。我们就在外面等。”
  “不用怕,没事的。”
  “不知道。”
  “不知道;从来没有看见过他。梅根说他坐在这里;吉姆老头见过一次。我们的小马踢父亲脑袋的头天晚上,他就坐在这里。他会拉提琴。”
  “不知道;我看大概比您低二…脊饩鞍伞!?“您能告诉我她的腰身大小吗?”
  “财产确实不多,”安古司蒂太太说。“但是那姑娘也不会空着手来的,她会把自己的东西带来……至于衣衫方面呢?我的上帝!她的双手像黄金一样贵重,她绣得多么精巧呵;她是怎样地在准备她的嫁妆呀!
  “操舵兵!请你初步记录下述情况:那艘入侵的潜艇已经开火,并被证实是敌人的一艘作战艇。刚才听到的爆炸是要击沉‘蒙塔’号艇的一次企图。中队长已经命令本艇处于作战状态,并且命令‘蒙塔’号艇还击。记下来了吗?”
  “操纵台说右舷螺旋桨轴杆停转了!”电话里传来惊慌失措、结结巴巴的声音。
  “查理伙计,我和吉姆·哈里逊在一起待了5年了,可我从来没问过任何关于他自己的事。在东方这个地方,询问一个人的过去是不礼貌的。但是我知道罗斯小姐和她那个阶层的人在船长的历史上曾扮演过某种角色。可我什么问题也没提。过了一会儿,他又开了口。
  “沉住气慢慢再讲也不迟啊。”
  “丑恶!生硬!……乏味!”朋友们讽刺地叫喊,用有节拍的鼓掌鼓舞她。
  “船长的脸上没有了一丝笑意,他的嘴紧绷得像根铁钉。
  “船长趴在船栏上叫道:‘传教士怎么样?’那帮人全都叫唤起来。
  “此时,眼前的事物变得模糊起来,但我依稀听见关门声,知道医生走了一阵子了。我几乎不敢睁眼,因为我觉得我定是在做梦。可当我终于斗胆一看时,只见她坐在我身边的一个凳子上,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笑。我也努力微笑,但效果却很糟。
  “次日晨,我们抵达莱松岛。我们在此只能停留一个小时,但我们还是带着小姑娘和道格拉斯·斯蒂尔进城。你瞧,查理,莱松岛是个相当大的岛,但上面仅有一座城。此地多沼泽,多热病,糟糕之极。日本人散布在岛上的各个角落,土著人也是如此,但少数白人种植园主进城居住。我和船长带着两位去见塞诺拉·卡斯特罗,她接受房客。这位塞诺拉是个大坏蛋,可性情还好。她的要价极高,但罗斯小姐和斯蒂尔二话未说就付了钱。显然他们在家已经习惯了更为昂贵的东西,还觉得自己捡了便宜呢。
  “聪明的猴子”把衬衫袖子卷得高高的,牵出那些苦楚的劣马给马上枪刺手试骑。他们来试骑和调练这些可怜的马已经一连好几天了,马的两腰还看得出发红的踢马刺的痕迹。他们让马在斗牛场周围的空地上小跑,用装在脚后跟的铁器刺激它们,给它们一些虚假的活力,教它们快些转弯,以便习惯于斗场上的奔跑。等它们回到斗牛场里的时候,两边腰上已经沾满了鲜血,在它们走进马房以前,得用三四提桶水来洗。在马房近边的饮水槽四周,积在嵌石缝里的水是红黑色的,正像是倒翻了的葡萄酒。
  “聪明的猴子”把受伤的马牵进来了,那些马把内脏拖在地上,同时,恐怖得连黄绿色的流质的排泄物也顺着尾巴淌下来了。马房总管一看到,就像生病发烧似地摇手顿脚。
  “从井里?!”哈立德吃惊地喊了起来,“这怎么可能呢?梯子离洞口还远着呢!”
  “从来没有人到棱科拿达来不吃饭就走的。”
  “从前看到过这样的东西吗,巴克?”
  “从昨天早晨到现在,我只吃过一片面包和一点儿牛奶,那是他们在一座牧人小屋里给我的。先生们,祝你们胃口好呀!”
  “大胆些,勇士,您决不会死!您真是交上好运道的家伙!”
  “大概两英里。”
  “大概一个小时。这是项大工作,但是我们具备一切东西,一旦我们阻止了进水,我们就能够完成它!”
  “大家辱骂我们,是因为我们现在不重要了,”鲁依兹说,对于他认为普遍的不公道表示愤愤不平。“我们的世界像猴子一样,模仿着它当作主人一样尊敬的那种人的姿态和欢乐。现在流行在英国和世界两半球的时髦玩意儿是赛马,大家看厌了许多瘦马顺着跑道奔跑;真是乏味的景象呵!真正的斗牛出现得太迟了,那时候我们已经失败了。如果在菲力浦二世①时代,斗牛就有现在那么重要,斗牛场到现在还会在许多欧洲国家里继续开办呢……唔,不要对我颂扬外国人吧!我佩服他们,因为他们干了革命,我们的思想大部分都是他们的恩赐;但是讲到斗牛呢,老实说,毫无问题,……他们只说了些傻话!”
  “大师,您不知道这些女人是怎样的人。她们整夜吻着我们的小辫子,好像我们就没有旁的有用东西似的……而且她们是多么自说自话呀!为了使她们满意,我们就只好跳下床来站在房间中心,向她们解释我们究竟是怎么斗牛的,把一张椅子翻倒放在地板上,用床毯代替披风,用手指头假装插短枪……此外,因为她们是走遍世界,收罗碰到手边的一切的女人,她们立刻用听不懂的夹杂的语言请求:‘斗牛士未婚夫,您的金绣花披风送我一件,让我跳舞的时候穿穿。’您想,大师,她们多么会请求呀!仿佛我们买一件斗牛披风就像买一份报纸似的!仿佛我们有成打的斗牛披风似的!……”
  “带我走吧!”这可怜的妻子用苦楚的调子说。“立刻带我离开这儿吧。我身体不好……让我到刚才那个礼拜堂里去吧。”
  “但认真说,那封信的确寄到那地址,而那地址的确存在,否则邮差不会派信。但就算地址真的存在……”茂再想深一层:“……收信人不住在那里的话,邮差亦不会派信!”
  “但是,您到哪儿去呢?”牛肉汁拉住他说。“坐下来吧,傻瓜。您到无论哪儿去也没这儿好呀。”
  “但是,您为什么走掉呢?”加拉尔陀坚持着。
  “但是,如果人死后就没有灵魂的生活,那么为什么要希望复活呢?”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炫乐彩票注册 » 那么为什么要希望复活呢?”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

经典语录一起读书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